2014年05月21日

三项资产商誉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监管层质疑永利股份利润调节

  三项资产商誉全额计提减值准备、英东模塑及炜丰国际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合理性、跌价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永利股份年报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

  5月28日,永利股份公布了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其下发的问询函。其中是否存在利润调节问题成关注重点。

  年报显示,2018年永利股份商誉账面原值10.94亿元,其中英东模塑、炜丰国际对应商誉金额分别为3.18亿元、7.20亿元,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同期对三五汽车、华益盛、Ever Ally对应商誉全额计提减值准备,金额合计2157万元。

  监管层要求其就上述问题详细补充说明未对英东模塑和炜丰国际商誉计提减值准备是否有合理。以及公司对三五汽车、华益盛、Ever Ally全额计提商誉减值的原因,是否存在利润调节情形。

  对于商誉减值准备的确认依据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对并购以后的标的,用未来现金流折现方法,测算是否有减值问题。有些计提,有些不提,这个要看具体的测算结果。”

  另一位业内注册会计师也指出,“上市公司并购后,至少每年年终时应当进行减值测试。若并购整合成功,发挥了预期的协同效应,估计的可收回金额高于账面价值,自然无需减值。若未达到预期的协同效应,可收回金额低于账面价值的,就会发生减值,确认减值损失。”

  他还透露,“实务中,存在这样的情况:并购标的短期内发生了亏损,但上市公司管理层认为并购标的从长期来看未来能够带来足够的现金流入,因此没有发生减值。但是,如果管理层判断过于乐观的话,可能就会导致商誉减值确认不够。因此,判断商誉是否减值的关键,在于可收回金额的确定。”

  此外,作为一家具有定制化、非通用特征的公司,永利股份2018年存货账面余额6.17亿元,跌价准备852万元,计提跌价准备500万元。其存货跌价准备是否计提充分同样受到了监管层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永利股份成立时主营业务为轻型输送带。2015年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收购英东模塑后,便由单一的轻型输送带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企业转变为拥有高分子材料轻型输送带与高端精密模塑产品两类业务的公司。

  在拥有双主业的同时,公司紧接着在2016年又收购了炜丰国际,进入消费电子、智能家居、医疗器械、通信设备行业等领域。

  输送带产品被应用于食品加工、物流运输、烟草生产、娱乐健身等行业。精密模塑业务主要包括模具制造及塑料件注塑,属于塑料零部件行业,产品被应用于汽车、家电、生活消费品、教育、食品等领域。

  据公司披露,上述三类业务经营模式也具有不同的特性。轻型输送带行业从生产模式来看行业内的企业往往会根据自身产品的销售状况和客户的供货要求情况,选择备货或者订单式生产,一般企业往往同时兼有两种生产模式。

  从销售模式来看,轻型输送带的下游行业众多,因此,其对输送带的性能和后加工整理两方面均有很高的要求,必须由专业厂商直接完成或者由其生产出符合用户性能要求的输送带卷料后再由专业的经销商进行后加工整理。

  英东模塑所处的塑料零部件行业都是为目标客户提供定制的非通用零件。 即一种是供应商独立完成设计,看客户是否认可。另一种则是由客户提供部分设计方案,再由公司完成制作。

  炜丰国际主要客户为大型跨国公司,多数实行全球化采购战略。客户为保证产品质量及原材料规格,绝大部分向炜丰国际提供原材料供应商采购名录或指定采购原材料牌号。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如果一家公司产品或服务属于项目制,那么就会出现成本高、难以突出规模优势,而且依赖获客。如果单品价格过高,可能又缺乏竞争力,在整个过程中缺少主导权。”

  存货方面,2018年存货较期初增加。永利股份表示,主要是公司销售规模的增长导致存货的相应增加所致。

  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7年公司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4.90亿元和5.83亿元。对应跌价准备分别为834.02万元和776.65万元。计提跌价准备分别为-212.88万元和157.86万元。

  对于问询函中提到的问题,永利股份总经理恽黎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个人认为没有问题。”